七乐彩走势图2019年
從醫改到健改:公共衛生是健康服務業的重中之重
2014年07月02日來源: 瀏覽次數: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意見》(中發〔20096號)實施以來,新一輪醫改取得重大階段性成效,全民醫保基本實現,基本醫療衛生制度初步建立,人民群眾得到明顯實惠,也為加快發展健康服務業創造了良好條件。為實現人人享有基本醫療衛生服務的目標,滿足人民群眾不斷增長的健康服務需求,國務院2013914日公布《關于促進健康服務業發展的若干意見》,意見指出,健康服務業以維護和促進人民群眾身心健康為目標,主要包括醫療服務、健康管理與促進、健康保險以及相關服務,涉及藥品、醫療器械、保健用品、保健食品、健身產品等支撐產業,覆蓋面廣,產業鏈長。2020年,基本建立覆蓋全生命周期的健康服務業體系,健康服務業總規模達到8萬億元以上。

我國的醫療衛生體制改革(醫改)已逐步邁向健康服務體制改革(健改),國家對于國民健康權利的保障逐步從單純的“有病治病”轉向綜合的“防病治病”、“治未病”;對于國民健康狀況的照顧從健康形式的末端“疾病”延伸健康形式的前端“亞健康”和“健康”;相對應的是,健康概念從傳統的“身體沒病”轉為“生理、心理和社會的完好狀態”;醫學模式已從單純的生理模式轉向“社會心理生理”模式。而我國的經濟運行也正到了爬坡過坎的緊要關口,處于結構調整陣痛期、增長速度換擋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經濟下行壓力較大,面臨“中等收入陷阱”。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邁向高收入國家行列,需要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即抓住轉換時機,克服技術創新瓶頸,推動公平分配和社會發展;廣大群眾對于“體面、尊嚴、高質量”幸福生活的追求將拉動國內消費需求,成為GDP新的增長引擎。

長期以來,國家僅能保障居民基本的醫療服務需求;SARS之后,以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為主體的公共衛生服務體系迎來了大發展的重要時機,公眾逐漸提高對于公共衛生和預防醫學的認識。從醫改到健改,公共衛生是健康服務業的重中之重:需要改變臨床醫療服務占用大量的費用、資源的局面,需要改變大醫院盲目、無序擴張的局面,需要下沉醫療資源到基層、聚集衛生資源到預防。

當經濟學家(包括衛生經濟學家在內)提到公共衛生一詞時,他們并不完全是在指公共衛生的醫學內涵,而是在說從經濟學理論出發,應當由政府來支出的健康服務或者手段。實際上,就醫學領域的分類而言,公共衛生與普通意義上的醫療服務是有一定差距的:針對社區或者社會的醫療措施,它有別于在醫院進行的,針對個人的醫療措施。比如:疫苗接種,健康宣教,衛生監督,疾病預防和疾病控制,各種流行病學手段等等;當然并不是完全針對傳染病而言的,包括慢性非傳染性疾病、傷害等。美國城鄉衛生行政人員委員會對公共衛生定義—公共衛生是通過評價、政策發展和保障措施來預防疾病、延長人壽命和促進人的身心健康的一門科學和藝術。

面向群眾的公共衛生服務,包括國家保障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和中高端的健康管理服務。國家衛生部《基本公共衛生服務2011版規范》中指出,在國內展開的基本公共衛生服務為十一項:一是針對全體人群的公共衛生服務任務,如為轄區常住人口建立統一、規范的居民健康檔案;向城鄉居民提供健康教育宣傳信息和健康教育咨詢服務。二是針對重點人群的公共衛生服務,如為0-36個月嬰幼兒建立兒童保健手冊,開展新生兒訪視及兒童保健系統管理;為孕產婦開展至少5次孕期保健服務和2次產后訪視;對轄區65歲及以上老年人進行健康指導服務。三是針對疾病預防控制的公共衛生服務,包括為適齡兒童接種乙肝、卡介苗、脊灰等國家免疫規劃疫苗;及時發現、登記并報告轄區內發現的傳染病病例和疑似病例,參與現場疫點處理,開展傳染病防治知識宣傳和咨詢服務;對高血壓、糖尿病等慢性病高危人群進行指導,對確診高血壓和糖尿病患者進行登記管理,定期進行隨訪;對重性精神疾病患者進行登記管理,在專業機構指導下對在家居住的重性精神疾病患者進行治療隨訪和康復指導。

健康管理就是一種追本朔源的的預防醫學,最先是20世紀50年代末美國提出的概念(ManagedCare),其核心內容醫療保險機構通過對其醫療保險客戶(包括疾病患者或高危人群)開展系統的健康管理,達到有效控制疾病的發生或發展,顯著降低出險概率和實際醫療支出,從而減少醫療保險賠付損失的目的。健康管理是對個人或人群的健康危險因素進行全面管理的過程,其宗旨是調動個人、集體和社會的積極性,有效地利用有限的資源來達到最大的健康效果;具體是指基于健康體檢結果,建立專屬健康檔案,給出健康狀況評估,并有針對性提出個性化健康管理方案(處方),據此,由專業人士提供一對一咨詢指導和跟蹤輔導服務,使客戶從社會心理、環境、營養運動等多個角度得到全面的健康維護和保障服務。

專業的健康管理服務面向全部的人群:一是健康人群,熱愛健康的群體已認識到健康的重要性,但由于健康知識不足,希望得到科學的、專業的、系統的、個性化的健康教育與指導,并擬通過定期健康評估,保持健康危險處低風險水平,盡享健康人生。二是亞健康人群,處于四肢無力、心力交瘁、睡眠不好等癥狀人群。由于從事的行業不同、受社會競爭以及家庭負擔的壓力,自我明白處于亞健康狀態但不知道如何改善?強烈要求采取措施提高工作效率和整體健康水平。三是疾病人群,在治療的同時希望積極參與自身健康改善的群體。需要在臨床治療過程中配以生活環境和行為方面進行全面改善,從而監控危險因素,降低風險水平,延緩疾病的進程,提高生命質量。

總體而言,滿足群眾的基本和高端的公共衛生服務需求,需要不斷加強公共衛生服務體系建設(包括國家保障的疾病預防控制體系和社會投入的高端健康管理機構),需要完善服務的前臺后臺支撐體系的全產業鏈。

供稿:
七乐彩走势图2019年 足球总进球大2 福彩22选5历史开奖 上海福彩快三中奖规则 香港网址22249手机开奖结果 31选7走势图 时时彩免费分析软件 电脑上的纸牌在哪里 助赢彩票免费计划软件 四肖三期必开 75秒时时彩技巧玩法